随后,赢正又看见了伏天圣地的人,这次过来的基本上都是大牌,看来这次的天骄对战确实很受欢迎。

    唰!

    赢正跳下了古树,背着大剑,朝着那些散修比较多的地方走去,人多眼杂,更容易藏身。

    “什么时候开始啊……”

    “已经两天了,听说今天双方会来。”

    “等的好苦,赶紧开打,我虽妖族,但这回我赌人族的胜!这个古族的少年太猖狂了!”

    “我想赌人族胜!哈哈哈!”

    “确实,那古族少年气焰太嚣张了,叫嚣这个叫嚣那个!必须戳戳锐气!最好弄死他!”

    “啧啧啧!你嘴巴是真的毒!不过我喜欢!”

    来到散修多的地方,赢正耳边传来各种窃窃私语,看来自古失道者寡助,得道者多助,是有道理的,做人还是低调点好。

    听着他们的议论,赢正也越来越想看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古族小子究竟是谁,有机会认识认识。

    随着时间推移。

    昆仑山附近该到的都已经到了,就差两位主角了。

    “快看!他真的来了!那个带刀的古族少年!他出现了!”

    某一刻,有人突然开口。

    所有人也都在这一刻望向了昆仑山附近的一处古道场,据说是为数不多还有乱古仙王铭纹加持稳固的古道场之一。

    选择在这里打,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此可以尽量的避免更多不测,将伤及无辜的概率降到最小。

    昆仑古道场中,少年扛刀,红色头发,星眉分叉,自带一种无形的霸道之气,光看着就已经让人觉得他相当恐怖。

    一身红色盔甲,头发倒翻往后,人往那一站,仿佛就已经无敌!没有几个同辈的气势能压的住!

    “人族尔辈!本皇子来了!”少年目光无所畏惧,甚至带着几分蔑视!

    然而李败天还在赶来的路上……

    毕竟天璇圣地在东荒西境,距离确实有点小远,而这个古族少年,他家族就在北境本土。

    “我名不死,乃是从仙界裂缝不小心掉了下来的皇者之子!尔等蝼蚁之辈!还不快出来应战!助我修行!”少年自称不死,此刻气焰嚣张的不行。

    “好嚣张的古族!还自称是仙界来的!”

    “他不会是傻子吧?”

    “仙域那可是在传说中才存在的!”

    不少人族、妖族的,各种喷饭,十分看不惯这嚣张跋扈的嘴脸!

    说实话,赢正他也看不惯。

    不对,在听到不死二字,赢正可以说是对这个家伙,是非常看不惯!除了此人嚣张跋扈之外,或许是因为他是穿越者,有些家国情怀!

    因为这个“不死”后来证道成皇,号称不死天皇!

    而根据遮天小说中所言,如果自己是帝尊的话,这个不死天皇绝对不能留!因为不死天皇和寂灭天尊联手,偷袭了帝尊,导致帝尊那时重伤……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有点冷。”

    “*,好强杀意……”

    “咋地了这是!”

    在赢正周围的散修们纷纷有些寒风刺骨,感觉到了相当不妙,殊不知,这正是赢正的杀戮之气!

    古道场中。

    “人族的李败天!还没来吗?看来你们人族难道全部都是饭桶!孬种!”少年不死天皇往天狂笑不止,嚣张的不成样。

    很多人族妖族的都很气,但却没有一个年轻人敢去应战。

    唰!

    “哟,很嚣张啊,不过我喜欢。”就在这时,一道背着一把锈迹斑斓的巨剑身影,出现在*莱≈小

    所有在场的观战者在此疯了瞪大眼,他们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出去替人族打,这简直有点出乎意料了!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是谁,但很舒服!”

    “确实胆量可以!”

    “面对风头正盛的古皇子,这家伙有点拽啊,不过还是觉得牛批!”

    无数人纷纷议论起来,甚至还非常激动,心中汹涌澎湃!

    “你是谁?就你这化龙秘境的尘埃,还没有资格跟本皇子战,不配死在我这把天刀之下。”不死天皇开口。

    “确实,我确实不配死在你天刀之下,不过你倒是很配死在我这把锈剑下,怎么样?敢不敢打。”赢正露出人禽无害的笑容说道。

    不管怎么样,他决定要宰了这个年幼的不死天皇,就算改变了遮天历史,他也下定决心要斩了这个**!

    “天刀之下无冤魂,报上名来!”不死天皇红发飘动,霸道气劲相当绝伦,盯着前方黑袍少年身影沉喝。

    赢正不再隐瞒,他也知道隐瞒不了,毕竟待会儿要全力以赴,迟早会被发现,所以缓缓掀开了勾冒,露出那飒然清秀的面容。

    “人族,赢正。”

    四个字缓缓说出……

    怎么可能!所有人闻名后愣在原地!任谁都万万没想到,这个被各族都盯上的唐僧肉居然会主动现身!

    “消失了两年的那个先天道胎,赢正!”

    “居然是他!”

    “*!我还以为他被人族伏天圣地的人找到暗中扼杀在了摇篮里了!”

    各种议论瞬间炸开锅,妖族、人族、蛮族、精灵族、半兽人……等等来此观战的无不是震惊到目瞪口呆!

    而脸色最难看的,便是伏天圣地的那群人,此刻皆是纷纷咬牙,手掌成拳,恨不得马上出手击杀。

    不过很快就被他们带头一位长老给稳定住了情绪:“此子赢不了这个古族的少年,都不要轻举妄动,就算动手,也不能当着现在各族的面。”

    “是。”其他人不甘心的应承后作罢。

    昆仑某处。

    有一群人穿着紫色衣服,处在姬家所在观望地旁边,他们是蓬莱岛的,其中有一位女子,与赢正一般大,目不转睛看着古道场喃喃自语:“他就是那个得到了逍遥天尊传承之子么……”

    “柔儿,好好观战,可不要胡思乱想了。”在她旁边是个老头,修为深不可测,言语间充斥着许溺爱:“这次偷偷带你出来就是让你开开眼界的,可不要惹事,要不然爷爷也压制不住你爹那暴脾气。”

    “知道了,爷爷。”女孩儿名为孟芷柔,祖籍人族,当世人族剑圣之一,孟华之女,家住蓬莱岛。

    《遮天之帝尊时代》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