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太好吧。”挥拓有些犹豫:“我虽古族天骄,但也是正派人士啊,冒然进入他们的矿场有点过意不去。”

    “不好个锤子,做人什么最重要?”赢正此刻问出了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

    “自己开心?”挥拓眨巴着眼摇头。

    “没错!开心最为重要!”赢正开口:“还有,那矿山虺族与天璇圣地还在谈判,没谈拢之前就是无主之地,他们先一步霸占就是抢,作为正义之士我们应该怎么办?”

    “伸张正义!”挥拓被说的云里雾里。

    “对!必须伸张正义啊!干就完了!”赢正义正言辞,故作侠肝,满口江湖道义!堪称口遁宗师!

    “好吧!”挥拓点头。

    ……

    待到夜幕降临,二人换好了黑袍,一路来到了矿山所在的地方。

    这里看守的人并不是很多,大晚上老远都还能听见那一个个矿洞中传来锄头敲击声音。

    赢正与挥拓蹲在草丛中,仔细探查着周围情况。

    “一共有二十四个矿洞,我们俩分头行动吧。”赢正此刻说道:“天亮之前我们在这里汇合。”

    “嗯。”挥拓凝重点头。

    唰!唰!

    赢正率先朝着一个矿洞行去,挥拓则去了最左边的一处。

    唪!

    每一个矿洞门口都有守卫,不过以赢正行字秘的身手,进去就像是刮起一阵风一样并没有被察觉。

    “*,晚上这阴风怎么这么邪门儿。”

    “是啊,刚刚好大一阵……”

    洞口处两位五大三粗的守卫此刻还在窃窃私语,戳着自己的肩膀,畏畏缩缩,提心吊胆。

    混入矿洞中后,赢正没有怠慢,一路朝着深处行去。

    途中一层接着一层。

    还有许多人族的劳役在里面工作,每一层都有上百位。

    “虺族……草,敢抓我人族做劳役,给小爷等着。”赢正是穿越者,在这万族鼎立的遮天世界中,他内心民族情怀更为浓郁。

    随着时间推移,赢正来到了最底层。

    在这里还有十多位人族劳役正在挖掘,他们身上有鞭打的痕迹,而且这个地方对于他们这些没有修为的老百姓来说,还很缺氧,地上都已经躺了好几具尸体。

    “新来的?”有位骨瘦如柴的老者此时发现了一边愣在原地的赢正:“小兄弟赶紧干活吧,今晚完不成工作量,黎明时恐怕就得挨打了!”

    “你们是哪里人,为何会在古族矿山中做这种危险工作。”赢正皱眉不解,开口问道。

    “像我们这种可有可无的角色就算被抓也不会有谁理会的。”有人苦笑说道:“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如果我背后有修仙门派的势力做后盾,就不会在这里了。”

    “来这里的,大多都是人族底层平民,除了人族,还有妖族的。”一位长长耳朵的老者开口:“像我,就是精灵族。”

    “天地不仁,真是以万物为刍狗啊……”一位老人满目疮痍的喃喃,苦涩中无可奈何,无论是什么身份,什么种族,弱小就不会有善终,弱肉强食物竞天择。

    赢正默默无言。

    他沉默了,他开始有些迷茫,这就是遮天世界中的残酷吗,修仙世界就应该是麻木不仁这个样子吗。

    “我可以救你们出去。”

    某一刻,赢正抬头看向众人,目光里深邃且坚毅。

    然而此话一出,众人反应很诧异,都带着惊恐的眼神看着他,甚至有些人都畏畏缩缩退后了几步。

    “虺族的手段很可怕,不会让逃走的人有任何好下场,你还是别害我们了!”有人惊恐说道。

    “你不会是虺族派来考验我们的吧……”有人试探性开口:“你怎么救的了我们,这矿场不止我们这几个,成千上万的矿工,就凭你一句话?”

    “谁在嚷嚷!赶紧干活!”就在这时,突然有看守的人员巡逻至此,对着众人厉声喝道:“这点儿活干不完,明天不准进食!”

    轰隆!

    赢正一个没忍住,断剑拔出,直接将这虺族的巡逻者五马分尸。

    众人看呆!

    “记住了,我叫赢正,待我杀光虺族那些杂碎,你们尽可离去!”赢正目光深邃凝厉,杀气冲宵,一步步朝着矿洞外行去,不再遮遮掩掩!

    直到他离开后,众人此刻才回过神!

    “他就是赢正?!”

    “人族天骄赢正!”

    “半年前差点杀了古族古皇子的人族少年!”

    “是我们人族的啊!”

    “有救了,有救了!”

    矿洞中,众人激动的有些热泪盈眶!

    嘭嘭嘭!嘭嘭嘭!

    赢正红色煞气围绕周身,拖着断剑一路杀伐,来到矿洞之外的阔地!

    “什么人!竟敢在我虺族矿地造次!”这是虺族一位仙台第一台的半步大能,身影闪现,一掌击向阔地中少年身影!

    轰隆隆!

    “噗嗤!”

    虺族的半步大能口*液,直接被斩掉了双臂,跪倒在赢正面前。

    “人族赢正!虺族尔等,上前领罚!”

    凌厉的声音不大,却震慑九州大地!仿佛一尊神明降旨!让人心惊肉跳!

    “是你赢……”没了双臂的半步大能此刻瞪眼,一边*一边开口,但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含恨而终。

    唰唰唰!唰唰唰!

    二十四个洞口守卫一时间全都冲向了赢正,足足五六百位!可惜他们之中最高修为不过化龙,跟现在的赢正比起来,根本就是废物!

    “快列诛邪阵!”

    一位虺族的带头人还算眼尖,知道这般打打不过,直接开启阵法,只有众人合力开启阵法之力,兴许可以力争一下!

    “列什么阵都没用!”

    赢正目光深邃,杀意滔天,断剑插地,直接使出了跟孟芷柔学的剑诀:“藏剑式:莲花破天!”

    轰隆!

    断剑插地后出现了无数道剑气,演化成一朵红色莲花,随后“绽放”,五六百人瞬间千疮百孔!死伤无数!

    嘭嘭嘭,嘭嘭嘭——!

    片刻而已,此处已近人间地狱,天空下起了血雨,到处都是残肢断臂,画面残忍血腥到让人头皮发麻……

    而血雨之中的那一少年身影,如同地狱中走出来的魔鬼,让人望而生畏,不敢对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