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自由了!可以走了!”血雨腥风之中赢正仰天长啸一声。

    唰!

    “说好的只是探查,赢正兄你怎么……”挥拓也杀了出来,背着一把剑匣子,来到了赢正面前有些失色责怪。

    “像这些害虫,不杀不快!我要将他们通通杀光!一个不留!这天地不仁,我仁!修仙界圣人不管,我管!”赢正目光深邃犹如君王睥睨天下,全身上下无不散发着不败气息。

    挥拓目光呆滞一愣,仿佛被赢正这突如其来的气势震慑到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那个人族赢正吗?

    这该死的浩然正气……

    “多谢恩人相助!”

    “多谢赢正为我等百姓出头!”

    “多谢啊!活菩萨!”

    无数人从矿洞里冲出来,各种跪拜,激动的无法言语。

    “你们快些离开,我等着虺族援军!”赢正对着众人说道。

    挥拓上前凝重开口:“我们也走吧,此地不宜久留的。”

    “离开?我说了杀光,就杀光!”赢正目光决绝:“杀完援军后,一会儿还要上门灭其种族!以儆效尤!挥拓兄,你如果害怕,大可离去!”

    “……”挥拓:“万事以和为贵,赢兄。”

    “……”赢正挑眉。

    唰唰唰!唰唰唰!

    就在挥拓语罢之际,四面八方来了不少虺族蛇面人身的家伙,各个修为恐怖,其中居然还有五位半步大能,四位真正大能!

    “何人敢在我虺族领地猖狂!”

    带头说话的是位老者,其皮肤有明显的白色蛇斑,一双蛇眸汹涌无比,他便是虺族的大长老,而其族长正在天璇圣地就源矿问题进行交涉,并未前来。

    “你爷爷!”赢正目光凶煞,轰隆一声,红阵推开,四门开启,恐怖的力量攀升,直接碾压对方大能威压。

    “找死!”虺族大长老怒斥一声,随后探出一手,化为巨大蛇身,朝着下方赢正张开血盆大口!

    “让你尝尝血灌肠!”赢正冷哼一声,手印结起,红阵中冲出一道剑气,贯穿铺天盖地下来的巨大蛇身!

    嚓!

    “啊!”

    虺族大长老惨叫一声,手臂还原,但留下了一道血洞!

    “一起上!杀了他!”

    有人喝道,旋即齐刷刷上千人俯冲而下朝着赢正斩杀过去。

    “诸位!万事以和为贵啊!打打杀杀成何体统!我们要有爱心!”赢正旁边,挥拓急的跳脚。

    轰隆!

    然而随着他的话音刚落,赢正一个大招莲花绽放,无尽剑意冲天,贯穿无数人!只有几个仙台秘境的还能抵挡一二!

    “好恐怖的小子!”

    “根本进不了身!”

    几位活下来的虺族长老目光震撼!

    “用合道技!”大长老沉喝,枯掌瞬间改变了结印方式:“蛟龙盖顶宝术!”

    唰唰唰!

    另外几位结了同样的印,纷纷附和大长老的法术,嗡!一时间夜晚星空被一尊蛟龙法像照的通明!

    蛟龙纯白,带着恐怖的戾气俯视下方少年身影,最后猛然唰的一声探出,整个巨影压向了赢正!

    嗡嗡嗡——!

    蛟龙法像冲下来瞬间,赢正便感觉到了一股极强的威压!这攻击力,完全不亚于斩道境界的孟芷柔当日所出的一剑之威!

    很难想象,合道技居然还能达到这种以弱胜强的力量!

    “赢兄快躲开!”挥拓目光微凝。

    “躲?要的就是这般!正好试试孟芷柔那妮子教我的剑术!”赢正冷笑一声,旋即结印,断剑拔出,随后朝着天上落下的蛟龙直接挥出一击:“断剑虽成无锋尺,有蛟龙处……照样可以斩蛟龙!”

    轰隆隆——!

    剑气惊天!红色气旋随着身体汇聚断剑之上,断剑无锋处居然凝聚出了剑锋!恐怖的力量更是超前!

    噗嗤!噗嗤!

    虚空中,蛟龙被赢正这一剑破开,六位虺族长老纷纷倒飞*!面色苍白不可思议看着那少年!

    赢正现在在他们眼中就像是一尊神子,完全无可匹敌!

    “撤!去通知族长大人!”

    虺族大长老抹去嘴角血液,就要遁走。

    “想走?”

    赢正望着虚空,伸出手来直接一握,空间都被压缩起来!随后拖着断剑,做了个微蹲之势,跟着嗖的一声,身影爆掠向天空!

    唰唰唰!嚓嚓嚓!

    六道身影在他的断剑之下,全部就此当场殒命!

    噗通!

    虺族大长老掉落在地,正好躺在挥拓旁边,目光死死盯着他,还没死透的大长老此时看着挥拓咬牙切齿:“你身为古族……你居然……帮着人类!”

    “说了万事以和为贵,你们不听,我有什么办法。”挥拓表示无奈,叹了口气,摇摇头。

    唰!

    赢正身影出现在挥拓旁,一脚便将那还没死透的大长老彻底送去九泉之下。

    “我……”挥拓都有些打了个冷颤,这个少年绝对是他见过比古族还凶残的人族!

    “完事儿。”赢正冲着挥拓笑了笑,环顾四周,该走的人都已经走了,该杀的一个没活,现在是干自己正事的时候了:“走,我们去搜刮矿洞。”

    “呃……好。”瞧见赢正杀了这么多虺族的人就跟没事一样,挥拓更是心灰意冷,瑟瑟发抖,不敢多言。

    “你在害怕我吗?”赢正看着后面跟来的挥拓有些畏畏缩缩,顿时开口:“我其实是个好人,我大开杀戒是为了救那些无辜的百姓。”

    “我知道赢兄此番是在救人,所以我不评价好坏,不过我的宗旨是不会变的,万事以和为贵。”挥拓苦笑。

    “好吧,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赢正摊了摊手。

    进入矿洞中后。

    被开采出来的源石每一层都堆积如山,赢正看着这些源石,就已经两眼放光,果断全部收入囊中。

    本来是打算跟挥拓五五分的,不过挥拓打死不要,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看不上?还是不想趟这趟浑水?

    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赢正将这里二十四个矿洞开采出来的源石,全部搜刮一空,然后赶紧跑路。

    “虺族咱们还去不去了?”挥拓道。

    “先吞噬这些源石,到时候再说,你不是说虺族还有其他大古族罩着的嘛,等我吞噬完这些,看看是谁家。”赢正开口:“到时候顺手把他们也端了。”

    “……”挥拓汗颜,他全是看明白了,这货简直比好战分子还要可怕,得罪谁都千万不要得罪这个人族赢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