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挥拓*完毕,三个臭皮匠终于要开始出荒古禁地了。

    自一位准皇被坑死后,外界依旧比较安静,这是很不寻常的。

    “以往有古族被挑衅,一些古族强大的势力就会出来指责,这回都栽了位准皇居然没有谁出来说讨伐,奇怪啊……”胖子道。

    “他们或许都在为仙鸿路的开启而做筹备,皆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出什么差错吧。”赢正说道。

    几人顺利出了荒古禁地后,很快就到了东荒的西境,此时走在一个城镇的街道上,悠闲漫步,朝着血蚁族的方向……

    虽然没有什么大动静,但他们还是听到一些有趣的事情。

    “你知道吗?许多古族听见人族赢正与一位准皇进了荒古禁地同归于尽,都暗自庆幸呢。”

    “我知道,这应该就是没有其他古族跳出来指责大半原因。”

    “人族赢正的天赋,在年轻一辈中可以说少年称尊没毛病吧?他若没死,估计不光古族头疼,万族都要头疼!”

    “所以按你这么说,一个寿元无多的老准皇换一个人族未来尊者,是他们古族还赚了?”

    “可不,要不然你以为古族的那些家伙能这般平静?除去仙鸿路的事情,这就是他们集体沉默的很大原因。”

    路上行人来来往往,窃窃私语,分析着当世之局,不得不说,这些旁观者清,确实分析的很到位。

    “原来是这样。”赢正嘴角勾勒出一抹随性懒散幅度,枕着后脑勺喃喃。

    “啧啧,不知不觉间,你的名字已经是当世年轻一辈中的噩梦了啊。”胖子挑了挑眉:“果然不愧是我胖爷的徒儿!”

    “少得意。”赢正撇了眼胖子,后对挥拓开口:“挥拓兄,血蚁族在哪里?这次我们尽量做的干净点儿,暂时不暴露身份,以免不必要的麻烦。”

    “你想暗度陈仓?”胖子头脑也是精明。

    “低调,我们要悄悄地吃火锅,然后惊艳所有人。”赢正露出奸诈小虎牙。

    “……”挥拓。

    不久后。

    东荒西境再次震动,一则“血蚁族在一夜之间被血洗”的消息风卷残云!

    不少古族绝世全都去调查了现场,血蚁族的大本营已经破败不堪,而且还没有人察觉动静!

    要知道,血蚁族中也是有两位大圣坐镇的,但却在一夜之间被屠殆尽,附近的一些城镇却完全没有任何察觉!这手段是相当的震撼!

    在血蚁族的广场处,发现了一堆篝火痕迹,再无其他,就仿佛是在一瞬间,秒了血蚁族十几万人!

    “这里有字!”

    有一位人族势力的强者,发现了一处阔地,血淋淋的七个字令人不经胆寒:欺人者人恒欺之!

    “应该是血蚁族他们惹了什么不该惹得人吧,不过何人能有这通天手段。”一位身穿天璇圣地的老者皱眉说道。

    “难道不是你们天璇圣地吗!”有古族的人跳出来,怒视一位天璇圣地的老者,气势逼人!

    “无知的小儿,不要血口喷人,我天璇圣地何德何能有这种让整个家族一夜消失的通天手段?”老者不屑反驳:“你们三尾红猴族若要挑起事端,尽管来战!”

    “三尾红猴族,斗战圣皇族的后裔,也算底蕴破为浑厚,若与天璇圣地打起来,并非完全弱势。”有人开口。

    “今天,我就试试你天璇圣地的人究竟有何能耐!”一位三天尾巴的中年猴,一棍从天而降。

    唰!

    轰隆!

    一声巨响,老者纹丝不动,挥手就将那棍棒击飞!跟着一掌打出一道金光,直接震那猴子连连倒退!

    “圣人?”中年红猴子略微一怔。

    “区区斩道境,也敢在西境大放厥词,你真当自己是这方主宰了吗?”天璇圣地老者沉喝一声。

    “都消消气。”有妖族人劝架:“仙鸿路在即,这个节骨眼谁都不想再出事,*要查但也没有必要伤了和气。”

    此事就此化了。

    不过天璇圣地与血蚁族因矿山的事情之前有恩怨,这是人尽皆知,所以暗地里他们这个锅是暂时甩不掉了。

    某处城市的赢正几人,听见天璇圣地又背锅了,顿时都罪过的摇摇头,他们也并非故意的啊……

    为了表示诚意与歉意,赢正几人离开西境时,还专门去了天璇圣地瞧瞧在给了一瓶神泉助他们的圣子李败天加油突破!

    天璇圣地。

    “何人送来的?”

    大殿中,主位上坐的不是圣主,依旧是圣主的弟弟道空,此刻见到那神泉,神情十分的激动。

    “来人没说什么,只是……”一位门卫拱手开口,唯唯诺诺,似乎难以启齿。

    “快说,只是什么?”道空问道。

    “他说这是送给我们圣子的,让李败天圣子加油好好修行,将来为人族争光!”门卫修士尴尬。

    “这有什么难以启齿的。”道空不解撇了眼门卫男子,大惊小怪。

    “可是来人,是个与圣子差不多大的白发少年。”门卫男子汗颜。

    “……”道空挑眉,不过与此同时他似乎也知道这个人是谁了,内心一时间掀起惊涛骇浪,不过他没有点破,跟着沉寂下来认真的吩咐道:“此事绝不可外传!”

    “是!”男子拱手,旋即离开。

    “此人究竟是谁?”待那门卫男子走后,有长老忍不住问道。

    “各位还是不知道的好。”道空就连自家长老都没有透露,可见他对赢正心思也是极其重视的,血蚁族恐怕也与他有关系。

    ……

    “接下来,我们去哪里?”少年挥拓似乎找对了圈子,与赢正、胖子混的越来越熟。

    “血蚁族的肉一点都不好吃,挥拓兄你选个地方吧。”赢正撇了眼挥拓,说道:“你是古族的,知道古皇子现在在古族哪家势力闭关吗?”

    “……”挥拓一听,有些头皮发麻:“你不会想吃了那个古皇子吧?我都不知道他的本体是什么。”

    “从仙域裂缝中掉下来的仙域古族,肉质一定很鲜美!”赢正说话间不经有些嘴馋起来。

    “呃……很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家势力。”挥拓说的是实话。

    “那就随便选了。”赢正大大咧咧的开口道:“趁着仙鸿路没有开启之前,我们必须定个小目标,多吃几种不同的口味,那血蚁族我是不想再吃了。”

    “……”挥拓。

    “……”胖子。

    他们没想到赢正这小子看起来斯斯文文,然而自从有了“火锅”吃法,简直凶猛的犹如地狱恶鬼,令他们都有些不太适应了!

    《遮天之帝尊时代》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