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苏苏,你是在说姐姐吗。”一道声音随着威压越来越强烈而响起,跟着,一道八位妩媚女人瞬间就到了楼阁门处。

    “……”苏赤瞳有些汗颜,看见来人她神情还是有略微的变化,只不过她将生气都写在了脸上,看上去有些任性:“谁让你私自定下我婚约的,你自己怎么不嫁过去。”

    “原来你们是姐妹啊……”赢正挑眉。

    涂山女王看了眼赢正,没有说话,旋即再次将视线转移到了苏赤瞳身上,神色冰冷开口:“鳄族有你需要的东西,嫁过去也只是为了它,待你成功蜕变成九天狐仙,再屠掉鳄族。”

    “*,怪不得都说最毒妇人心!”胖子闻言范嘀咕。

    “嗯……?”涂山女王此刻看向了胖子。

    “胖爷啥都没说,啥都没说啊……”胖子疯狂摆手,跟赢正果然一个德行,求生欲还是相当的强!

    “女王,我觉得吧,此事欠妥。”赢正摸了摸下巴,忽然看向涂山女王,有几分出谋划策的模样开了口:“当然,我不是说屠掉鳄族不可以啊,我对鳄族没好感,毕竟一大把年纪了还纳妾,这实属有点毛病,只不过要屠掉他们也不一定选联姻这条路的。”

    “那……不知道作为人族帝尊的你,有何高见呢?”涂山女王走了两步,主动在桌旁坐了下来,手撑着俏脸就这么与赢正近距离对视,翘起了二郎腿,开叉的古装微微拂动露出些许晶莹剔透的肌肤。

    咕噜~

    看向面前女人的动作,还就坐在自己旁边,赢正眼睛眨巴着吞了口唾沫,差点就没把持住,同时也很震惊与诧异,果然这个女人还是察觉到了自己身份么。

    顿了顿。

    赢正回过神来,略微正经的开口:“我们可以帮你的。”

    “就知道你抵不住*,小徒儿你别忘记自己现在啥情况啊,不能再杀生。”胖子提醒。

    “……”赢正闻言,眉头微跳,确实自己把这茬给忘了,旋即笑了笑:“那就先拿东西与他们交换吧。”

    说到这里,赢正看向苏赤瞳,随后又对涂山女王道:“你们要她过去拿什么?我有的是神泉,荒古禁地里的东西,应该够分量吧。”

    “你还真是个天真的小鬼,就这么把神泉的事说出来了吗,不怕今天我让你们都出不去涂山?”涂山女王妩媚一笑开口,旋即道:“荒古禁地里的东西,忽然有很大的价值,但与我们天狐族要的那个,还是不太对等,我想鳄族不会这么轻易交换的。”

    “究竟是什么啊,这么重要?还请女王别卖关子了,我是真心想要帮赤瞳。”赢正惊讶的同时又非常疑惑,居然连神泉都换不到。

    要知道,神泉的价值虽比不上神源和不死药,但比起圣药、药王这些还是要高一个档次的好东西啊……

    “妖帝之心。”涂山女王开口,说话间神色变得些许悲凉与愤恨,脑海里似乎又付出五百年前的事情:“这本是我族至宝,就等着后世能出现九尾妖狐来吞噬它从而得到蜕变。”

    说道这里,涂山女王冰冷的眸子看向了苏赤瞳,复杂中又温馨:“当初妹妹出世时,天地异像横生,九彩齐天,为了不让鳄族发现她就是九尾天体,就将她丢弃玄蛇巢穴,随后找了个借势蟒雀吞龙的噱头,这才保住她性命。”

    此话一出,众人总算有些明白了。

    “姐姐……”苏赤瞳此刻也眼睛红红的,看着妩媚女人:“对不起,我嫁。”

    “我们天狐族本是祖妖,鳄族为了遏制我们的复兴,夺走了妖帝心。”涂山女王说道。

    “真他娘的气愤,还有这种不要脸的妖族势力!”胖子都听不下去了,撇了眼赢正开口:“走,去品一品那大鳄肉!”

    “……”赢正。

    “……”挥拓:“万事以和为贵。”

    “?”涂山女王看向挥拓。

    “别误会啊女王。”赢正连忙解释:“我这弟兄既然开了口,就说明他不是想和解!”

    “走,去鳄族。”胖子道。

    “你们就这么找上门去?”涂山女王撇了眼胖子,虽然从表面上看起来这胖子比赢正还要强很多,但她还是不得不提醒:“鳄族是祖妖级别的妖族世家,堪比古族的七大皇族,什么底蕴你们应该明白?”

    呆!

    胖子刚踏出门口的一只脚,顿时又缩了回来!

    “……”赢正。

    “……”挥拓。

    “咳咳,正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胖爷决定,此事尚且还可以从长计议。”胖子一本正经的严肃说道。

    “哈哈哈,小胖子你真逗。”苏赤瞳咯咯直笑。

    “要不这样吧,我们以假乱真,成婚依旧继续,我想,到时候他们的世子应该也要出面?”赢正提出一个计划,看向众人:“他们既然可以有你天狐族把柄,那我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的意思……”胖子秒懂:“挟天子以令诸侯!”

    “没错,仙鸿路开启在即,相信他鳄族的也不可能看着他们世子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岔子吧。”赢正嘴角勾勒邪气幅度,道:“只要到时候控制住他,要妖帝心还是世子,二选一。”

    “这个方法不错。”挥拓也赞成。

    “那万一失败了呢?”苏赤瞳略微担心的看着赢正:“你们会不会有事?”

    “不会,结果只有两种,成功了皆大欢喜,失败了我们逃走,你继续成婚。”赢正苦笑摊手:“当然了,还有一种可能性比较大,那就是除非我死掉,要不然这个婚,绝对成不了。”

    此话一出,苏赤瞳感动的快哭了。

    “当着本王的面撩本王的妹,你真是好一个不要碧莲啊,人族帝尊。”涂山女王美眸微微一眯。

    “其实你也很漂亮。”赢正嘿嘿一笑。

    “哦?那需不需要我们姐妹一起服侍你呢……”涂山女王说话间缓缓将头靠近赢正的耳边。

    “那就再好不……草!”下意识回答的赢正瞬间瞪眼惊醒,回过神来,赶紧改口:“我错了女王大人!像我这种小混混流氓地痞无恶不作除了帅一无是处的平民,绝不敢对你们姐妹二人有任何的非分之想!如有半点非分之想,天打五雷轰!”

    轰隆隆,轰隆隆——!

    这挨千刀的老天爷,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啊……

    “……”苏赤瞳。

    “……”胖子。

    “……”挥拓。

    “……”就连涂山女王都有点尬的不行。